正经严肃高冷君

咕咕咕

#瞳耀 吸猫的正确法则

*pwp一发完
*ooc我的

  白羽瞳养着一只波斯猫。

  这种美丽而高傲的生物,拥有迷人的相貌和优雅的举止。很难想象白羽瞳这种洁癖居然能饲养一只长毛金吉拉,并且为它搬回猫粮罐头猫爬架,一掷千金只为博君一喵。

  有句俗话说的好,“猫是种神奇的动物,不管你贫穷还是富有,它都瞧不起你。”即使白羽瞳是白氏集团的少爷,即使白羽瞳的猫是知名的温柔品种,依然不妨碍猫如同液体一般从他手里溜走的事实。

  现在白羽瞳把展耀压在身下,柔软的躯体散发着淡淡的温热。他俩双目相对,鼻尖几乎触碰在一起。展耀的眼睛黑漆漆的,像沉在水潭之下黑宝石一样的眸子,此刻在灯光的照射下映出某些别样的光彩。白羽瞳始终觉得他跟自家的猫很像,一样优雅的身姿,傲气的秉性,和闪着狡黠目光的眸子。

  于是他情不自禁的低头吻了下去。

  气氛陡然变得暧昧与不可控起来。


点我看性感白丝儿在线吸猫

#欲沐 甜饼

*我流欲沐,哨向 ooc我的
*刚知道他们要面基,火速爆肝,奶一口一切顺利。
*感谢阅读

   比欲为和沐木更早见面的,是他们精神体。

   雄狮是种格外懒散的动物。自然界中的捕食永远都是雌狮,可他们又是领地意识最强的生物,对于每个侵犯领地的外来者都会毫不留情的赶尽杀绝。

    但是这种生物跟老欲为没什么关系,因为他的精神体是一只傻狍子。

    欲为有时会将精神体放出来让它透透风。主播这种职业注定他不能带着自家精神体上山下海的四处旅行,而且欲为也从来没想过这件事,毕竟狍子这种客气点说是呆萌,不客气说就是傻乎乎的生物,即使带出去也是操心,不如让它自己在家附近乐呵。

    沐木到的比其他人早一点,几个小时的行程对于情绪感知能力惊人的向导来说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精神体在精神图景中也不断的传递出焦躁的情绪,对于自家不靠谱的主人日常嫌弃。

    架不住精神体在脑海里撒泼打滚,沐木无奈的叹口气,叮嘱了声“跟紧我”在人潮中艰难的往出口挤。

    体型纤瘦的狐狸灵巧的眨眨眼,低伏身体一溜烟跑个没影。

    “你哎……!算了……”反正精神体不能离开主人身边太远,让它自己出去透口气也好。

    欲为在高铁出口等待着,不时看时间的动作暴露他的小紧张,傻狍子呆愣愣的看看主人,猝不及防的被一只狐狸撞了腰。

    屁股上的一块白毛瞬间炸开,等不及欲为呼唤它便一蹦三丈远,欲为低头与狐狸对视,从那双狡黠的眼中感到某些熟悉的意味。

    他顺手胡噜了两下狐狸毛,浅棕色的皮毛柔软而温暖,小狐狸眯起眼睛享受他的爱抚,刚刚跑远的狍子也好奇的跑回来,围着小狐狸左瞅瞅,右看看,开心的雅痞。

    “欲为——”软软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欲为站起身,出口长身玉立的青年笑的轻巧又干净。他背着背包,快步向欲为奔来。他看起来比欲为高一点,一米八的身高看来是没演的,直到走近了,欲为才发现他右脸颊有个浅浅的酒窝,只有笑起来的时候才能发现。

    沐木是有些拘谨的,毕竟是第一次面基。他没想到欲为居然是一个哨兵,哨向的容貌一般都比普通人高,欲为是高大英俊的经典款,不说话的时候相当能唬住人的。

    小狐狸窜上沐木的肩膀,看向欲为的眼神中有种耀武扬威的意味。绕了一圈回到沐木的精神世界中。

    “哎这是你的精神体啊”欲为张口还是熟悉的大碴子味,“上来就袭击我家崽子,胆子够肥的啊。”

    “明明是像我一样帅气可爱,”沐木不服气的回了一嘴,低头正好与狍子对了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狗贼还说你不是东北人,这不是傻狍子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欲为:呵,娇妻。



    后来欲为的家里出现了另一套餐具,另一把电脑椅,以及一张床上的另一个枕头。

    奈文游戏他们经常调侃,说沐木面基,把自己给面(嫁)出去了。

    沐木收到这条消息时,欲为正在厨房里叮叮当当的做饭,狍子把狐狸圈在自己一亩三分地里,认真的给小狐狸舔毛,整个狐狸都是它的气息,像它主人做的一模一样。

    沐木嫌弃的看了它们一眼,还是觉得自家哨兵温柔又贤惠,完全把造成他腰疼的罪魁祸首丢在脑后,冲着为他准备午餐的欲为扑过去:

    “狗贼,求抱抱,会暖床!”

#杰佣 狩猎

*对不起,我又来变态了。
*pwp一发完
*私设预警 大概是开膛手杰克的时代背景 二人同居设定
监禁play
文末会出现乳环play 不能接受者及时退出
文末会出现乳环play 不能接受者及时退出
文末会出现乳环play 不能接受者及时退出
重要的事说三遍
能接受的请向下看
↑以上

  性感杰克在线搞佣兵

#杰佣 罪与罚

*pwp一发完
*一辆破车,狂欢之椅play地下室play预警
*杰克变态绅士预警
*杰克先生请对我公主抱——

性感佣兵点击就上

#言白 爱即正义

abo预警

ooc预警

一辆没有开完的小破车,忙了一天凑个情人节尾巴的热闹x

  “什么,白哥竟然是个omega?”

  白起难得的请了一次假。情人节这种日子请假的人多了去了,大街上都是匆匆擦肩的情侣,临近过年格外热闹的气氛让他出奇的烦躁。

  原因无他,正是每个omega都会烦恼的问题——发情期。

  而马上就到发情期却有个表面冰山内里浑身都是槽点的男朋友这种经历,简直更扎心。

  而且,这个男朋友好像还是个童子军。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自诩有点老司机经验的白起在街上兜兜转转,倒也没忘记情人节这个日子,从手机里的情人节礼物攻略中挑挑拣拣,最终满意的锁定了目标。

  回家时李泽言正倚在沙发上对着电脑食指连飞,完全忘记自己忙起来可以三天不睡觉的白起在心里提李泽言默哀了一下总裁的忙碌,略略松开领带,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将手里的礼盒扔到了电脑上。

  “?”李泽言难得的没有对白起的礼物进行挑剔,拆开包装后也矜持的“看来你的眼光还有救。”

  打卡上车

#锤基 孑然

短小的pwp一发完
跟一个二傻子回刷复联1的鸡血产物
ooc及前言不搭后语预警

    thor很宠他弟,这是复联内最早达成的共识之一。

   所谓宠爱不一定是把情啊爱啊挂在嘴边,同样是反派,奥创被幻视消灭、麻辣鸡丝不仅没完成自己的大业,甚至连名字都没被记住。还有即将登场的灭霸大boss,单挑一车超英的苦谁能懂。相比之下,控制了鹰眼,两天杀了八十个人的阿斯加德小公主最后只是被哥哥带回家,没过几天就被捞出来继续跟哥哥相爱相杀。

  啧,你们有家属的反派真是了不起哦。

 

    神兄弟的相处与人类世界中“兄友弟恭”的认知相差甚远,可漫长的岁月里只有他们始终相伴相守,从天地伊始的洪荒之初,到无尽岁月衍生的未来光阴。阿斯加德不是一个地方,是人民。

  “I'm here.”

  “阿斯加德骨科,《婚姻法》了解一下。”

#言白 animal

·pwp一发完
·奇奇怪怪的play
·琢磨琢磨下次搞个abo吧
·梗来自👇第一句话,侵删
圈地自萌

        “你以为领带唯一的作用就是勒死你吗,太天真了。”

   animal

#言白 撒野

· pwp一发完
·ooc预警,慎入!
@昼眠.佛系咸鱼.夜梦 大晚上的来吃肉🤔
·圈地自萌

撒野

#现欧 谁会和火锅过不去呢

  • 傻白甜日常小段子

  • 双箭头,ooc是我的,可爱是他们的




  • 现充之所以是现充,除了俊朗的颜值和不俗的谈吐外,在微信步数也能窥见一斑。

      宿舍四个人里他的微信步数永远是第一的,文艺青年的背景永远霸占着好友微信运动的封面。同时欧阳在这方面也永远是垫底的,除了有课的日子微信步数上一千能把现充惊讶的想约他吃火锅。

      咦好像上边那句没什么关联性。

      但是谁会跟火锅过不去呢,是吧。

      ktv里的现充维持着得体的微笑,漫不经心地刷着手机。刚刚进来时就被学妹们起哄唱了一首,委婉的拒绝了对唱的建议,借着买零食和酒的理由在超市里躲躲清闲。

      翻开微信步数。哦哟,欧阳今天走了五千多步呢。

      戳开对话框:“今天走了5554步,厉害了。”

      备注后立刻显示了“对方正在输入”,看来欧阳正在玩手机,而且还不是在打游戏。

      “我靠别提了,古有范仲淹分稀饭艰难度日,今有欧阳我吃饭都被狗追,今天的欧气可能都被你蹭走了!”

      “什么鬼”

      欧阳也不含糊,虽然在妹子面前有社交恐惧症,可在现充面前这都算个啥。一个语音邀请就打了过来。

      现充伸手按了接听,欧阳的声音非常具有他的特色,尤其是当他投入感情的去描述一件事的时候,旁听者很容易被他感染。这也是当初排话剧时现充把他拉过去的原因。

      “老高我跟你港,今天真的,贼倒霉,”欧阳的声音有种闷闷的委屈,“我好不容易决定自己下楼去买个饭,结果阿黄特么追了我半个校区!!!”

      现充拎着购物篮眼神示意售货员结账,歪着脑袋听着欧阳对突如其来的艳遇(?)的吐槽,大脑慢悠悠的转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阿黄是宿舍楼底那只大黄狗。

      “不是,你怎么招惹它了。”住宿的学生大多会没事给楼下的猫猫狗狗喂点东西,现充也不例外,再加上他的伙食好,阿黄更加亲近他,俨然一副跟班的模样。

      “我哪知道啊!我就搁那走着,忽然这瓜娃子冲着我就扑过来了,还好我躲得快。哼,别看我宅属性强,但是跑步也没落下。”

      “这是突然爆发的求生欲吧”现充默默吐槽,顺手抽出两张大钞递过去,拎着大袋的零食和酒,在女孩窃窃私语“这么帅一定是攻”的交流里,背影深藏功与名。

      把零食分给狂欢的众人,现充夹着手机往外走,小白笑眯眯的问道,“高老师这是给谁打电话呢,这么积极。”


      “还能是谁,家属呗,”旁边的学姐开了罐啤酒,“一会肯定得跑,咱喝甭管他。”

      现充靠着包间外的墙站着,洁癖让他的后背和墙保持着距离,电话那头欧阳让在对阿黄耿耿于怀,现充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通过电波传了过去,“天天不下楼还怪人家阿黄不认识你,行了我一会就回去,没伤到哪吧?”

      “嘿爷我还能让一条狗伤到不是,太小看我了。怎么,你聚会完了?”

      “嗯 ”现充随口答应着,对出了包厢的小白做了个“先溜”的手势,小白心领神会的点点头,朝他挥了挥手。

      现充赶回来时整个宿舍只有欧神一个人,顶着一头小卷毛对着电脑狂飙手速,现充放下手里打包的小吃,凑过去看他的电脑屏幕。

      “哟老高你回来了,”欧阳迅速的解决战斗,屏幕上“大吉大利,今晚吃鸡”让他酷炫的打了个响指。现充换下奔波一天风尘仆仆的衣服,上下打量着他,“说吧,你对阿黄做什么了?”

      “我能做啥啊,长这么大我连狗肉都没吃过!”欧阳愤愤不平地说,“明天就拿它破戒!”

      现充的眼神游移到他的桌子上,拆的满桌子都是的牛肉干包装袋大剌剌的摊在上边,现充的眉头皱了起来,欧阳以为是他洁癖又犯了,把他推回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动手收拾东西。

      现充沉默了半晌,“你去食堂之前…是不是吃了不少牛肉干?”

      “是啊,我看它在我桌子上摆了好久了,是当初宿舍聚会吃剩下的吧?”

      “额…其实我拿肉干喂阿黄的……”现充盯着欧阳的脸,不知为何竟产生了微妙的内疚感。

      “????”欧阳实体化的展现了一个表情包的诞生。怪不得阿黄越来越肥,怪不得它刚才盯着自己的眼神那样愤怒,万恶之源就在自己面前……

      不知为什么看到现充那张帅气优雅的脸上满满的懵逼与内疚的情绪,欧阳那股无名火一下就销了。这本来就是场无厘头的闹剧,现在闹剧结束了,就应该干一些正经的事了。

      你问我什么是正经的事?

      谁会跟火锅过不去呢,是吧?

      欧阳拉过现充的胳膊,“老高,你得怎么补偿我啊?”

      “额…以身相许?”

      “你先以身相许的陪我去吃火锅吧…!”瞄见现充皱起的眉,“鸳鸯,鸳鸯行了吧。”出门的时候还不忘带上几根肉干跟阿黄搞好关系。


      今天的男生宿舍依然是生机勃勃呢。

    #关周 袭警pwp

    *好像又站了个冷cp…?
    *倔强的三轮车
    *警服play

    点此刷卡上车